立即注册 登录
世界艺联—论坛 返回首页

u792341349的个人空间 http://www.coiau.com/bbs/?30069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当我终于踏足埃及

已有 1044 次阅读2015-11-27 14:32 |个人分类:穷途之旅| 埃及

    阿比多斯Abydos
    在朝阳升起的时候,我慢慢地穿过寂静的残破的庭院,七千年的石头不语,那些在梦里出现过千万次的熟悉的面孔,从斑驳的浮雕,从褪色的壁画,从湛蓝的清澈的天,从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里,温柔的注视着我。天地无声,群山怀抱里只有匍伏的我。此起彼伏的雀鸣是伊西丝在微笑,说你回来了。



    你回来了,守墓人这样对我说。
    那是第一个黄昏,随着最后一个游客离去,神庙陷入了太初以来一如既往的安详静谧。拉的金芒斜斜穿过神庙幽深的长廊,渐渐的,消逝在夜女神的怀抱里。我们席坐在参天的柱子旁,并没有交谈,昏暗的地灯映照着诸神沉默而愉悦的面容,我真切的听到有很多人在耳边低语,说着我不懂的语言,密切的,轻柔的,让我想起祭司们的诵经声。
    欢迎回家,最后,这个阿拉伯老人说道。(你让我想起了Dorris,他说。那个著名的英国女人,她如今长眠于此。)







    一夜无眠,我在黎明,迎着拉的第一道目光,回到这里。
    我在最灿烂的朝霞里来朝圣。


    Djer,Ahkenaten,Seti I,Ramses 2,拔地而起的石墙上,逝去的法老们的浮雕依然色彩鲜艳。不,我不是来看你们。
    我是在寻找Isis,Osiris,Horus,Seth,Ra,Neiphty……我是来朝拜诸神。

    创世之地,第一神庙,真理之所在,这是信仰的最初,这是文明的起源,我是来寻找生命,来明白自己。从降生之初便伴随我的无所适从和彷徨不安终于止息,我所有急切的追寻,焦灼的渴求在这里得到了答案。(那些日夜以继的无所适从,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究竟在寻找着什么啊)
    我终于找到了你,跋山涉水昼夜不安的灵魂,终于回到了它最初的来处,终于得到了全然的宁静。我站在这万物初始之地,黑暗中我站在天地的蕊心,在九神的目光里。卸下了人世于我的一切虚饰,褪去一切不属于我的纠葛,我甚至全然抛弃一切后世于我的种种教化。就像创世之初的生命,我不知道"人",不知道"世界",无悲无喜,无爱无痛,安详的匍伏在造物神的身边。
    我回家了。
    一期一会——这个世界造了我,原就是为了让我在一生中的这个时刻,一个人,在清脆的雀鸣中,慢慢走过这沐浴着阳光的庭院,穿过低声祷告的守庙人,向着我的来处。让我在这里,在静穆的诸神面前,来拜我的本初。

    水中的奥西里恩Osirien
    荒废的神庙半淹在水中,没有浮雕壁画,没有铭文,只有沉默的未经丝毫雕琢的巨大石块,比黄金时代早,比金字塔早,甚至比纳尔迈法老都还要早。摇曳的水纹反射到光秃秃的巨石上,有种古老的荒凉的美。阳光穿过水面,隐约看得见水下被淹没的台阶和走廊。身着白衣的祭司们曾经赤足走过,焚香,供奉,吟唱。两万年的河水流过,如今唯有风沙和鸟雀。

    卡纳克Karnak
    像当时的信徒那样,脱了鞋,赤足踩进柔软的细沙里,我沿着中王国的朝圣路,亦步亦趋,用尽我毕生的爱。



    方尖碑站在永恒的湛蓝里,流云变换,古老的名字凿痕依旧,阿蒙霍特普,图特摩丝,哈谢普苏特,图坦卡蒙,霍连姆霍布,塞提,拉美西斯,托勒密……不再有那些虔诚的帝王。圣堂里黑色玄武岩的祭祀台还在,不见神像。帝王谷栖卧在尼罗河的那一边。蓝得让人想落泪的河水,还有在朝霞里赭红色的光裸的沉默山岗,三千年来不变的苍凉的壮美——那里长眠着整整一个文明的辉煌。




    这里是帝国至高无上的中心,是三千年信仰之所在,是尼罗河神最最心爱的花蕊,是众神祝福的圣殿。尼罗河水流过无尽岁月,昔日美丽富饶的强大帝国,再也不在。断碑残垣间,还看得见面目模糊的人像残缺的微笑。阿蒙神目光安详,年轻的法老正将丰饶的祭品供奉神前。他没有衰老,没有遇刺,没有大权旁落,没有痛失所爱,没有眼见蛮族蹂躏美丽的埃及,没有独力强支江河日下的帝国。他还是力挽狂澜恢复故国的那一个,他正挥师东征叙利亚的那一个,他正足踏努比亚人用入侵者的鲜血祭献蒙图神的那一个,他还是奔腾战车上拉弓如满月痛击劲敌的那一个。库施,利比亚,赫梯……异国人匍伏在他脚下,和那深凿入巨石的铭文一样——他是两片土地唯一的主宰,他是太阳神之子,是人间的荷鲁斯,他的光辉唯有神能比肩。(神殿的壁画上,有法老亲征,杀俘,祭祀等场景)





    当阿摩丝收复被异族蹂躏几个世纪的国土,当图特摩丝率军东征,当阿赫那吞大刀阔斧,当拉美西斯亲征卡叠石,当皮舍度和尼非尔专注的雕琢他们自己的小小陵墓,当卡纳克大祭司在圣湖仔细的洁净自己,当最普通的埃及人在酿酒,制陶,猎鸭,造纸,在盛大的神圣节日里狂欢……这时候罗马是什么?希腊是什么?那不过是遥远的北方蛮族。悲剧,法典,哲学都还没有诞生,唯有尼罗河是亘古的律法,是世间唯一的真理,是时间,是生和死,是爱和永恒。那是一个受诸神祝福的国度。
    三千年不过瞬息,让人心酸得难言。




    尼罗河Nile
    尼罗河静静的流淌,湛蓝的河水在夕阳下泛着金光。我眷念了多年的美丽河流,让我最后一次亲吻你。
    我轻轻松开手,把多年的记忆倾泻入这流水,让带走了七千年沧桑的碧蓝河水也带走我最后的眷念和回忆。我心已死去,再无所求,我把我的爱和梦埋葬在一起,把我渺小的过去溶入这永恒的长河。
    从长江开始的故事,在尼罗河结束,我已无憾。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世界艺联—www.coiau.com

GMT+8, 2017-11-23 22:48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